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无法到达彼岸的爱情

这段左岸爱情

带给我的婚姻之痛,

不是速溶,不是伤筋动骨,

而是彻底的麻木。

而麻木,是婚姻中的至痛—

  遭遇左岸爱情

第一次见到阿莫是在10年前,春天,深圳。那时我专科毕业才半年多,寻觅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,于是投奔已在深圳安家落户的表姐阿慧。(剩余3282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