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原谅


打开文本图片集

即使再暴躁的父親也有温柔的时候,比如在那只运甘蔗的船上时。

这是我们家种了一季的甘蔗。

甘蔗又长又锐利的叶子在我的脸上和胳膊上割了起码一百道伤口。

那一天,装满甘蔗捆的船在河中显得很沉。

我坐在甘蔗堆的堆顶给撑船的父亲指路。父亲把湿漉漉的竹篙往下按,长长的竹篙就被河水一寸一寸地吃了,我知道竹篙已经快触到河底了。(剩余751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