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什么样的钟摆,摆向何方?

“欠债还钱”—如果说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有任何形式的普世道德,那么这一定是其中之一,为了加强这种道德的迫切,人们往往还会狠狠地加一个后缀—“天经地义”。或许也只有刚刚骤然离世的无政府主义人类学家大卫·格雷伯(DavidGraeber)有勇气挑战这一“常识”,并为此撰写了大部头论著—《债:第一个5000年》。(剩余6422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