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怀念杨新:漫长友情中的三个时段


打开文本图片集

杨新走了。这以前就听说他的身體不好,去年回国时想去探望,但诸事繁多未能成行。就像过去几十年一样,总觉得他就在那里,见不见都是老朋友,此次不见下次还可以见。但他真的就走了。

我说“几十年”并非虚词—我们首次见面是在五十七年前的一九六三年,当时他作为美术史系的学长之一,在校门口欢迎我们这班刚进入中央美术学院的一年级学生。(剩余4432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