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边缘拓殖与诗性存在

对于潮州及潮汕地区,我是一个“熟悉的陌生人”。“熟悉”是因为我是正宗“潮人”,不仅对生我养我的潮汕平原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,而且对潮汕的美食和工夫茶情有独钟。“陌生”是我从小便离开家乡到海南生产建设兵团务农,以后又长期居住广州,极少回到家乡,所以对潮汕的风土人情、习俗礼仪,尤其对博大精深的潮汕文化,实际上是一知半解,缺乏深层的认知。(剩余2840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