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我的老同学朱达诚

前些时,有个小小的惊喜,居住在香港的我国著名雕塑艺术家朱达诚在清理旧物时,发现了六十二年前我给他画的素描头像。我几乎不能相信,待他发给我看时,才确信无疑,的确是我所画,画得很像,也生动。陈旧的纸上跃然一个温厚的少年,那颌首专注的神情,一下将我带回到我们少年时代的岁月里。那是1957年,我们一同考进了武汉艺术师范学院的中专班,我当年16岁,他才15岁。(剩余1909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  • 喜鹊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  • 蝇眼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