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来访者

我记得江恺第一次坐在我对面时脸上的表情。我熟悉这样的表情,练过瑜伽了,修过佛打过坐了,老庄和张德芬都看过一遍了,还是不行。

   江恺坐在对面,阳光透过玻璃和一层薄薄的纱帘,落在他脸上。发型挺时髦的,头两侧只有短短的发茬,头顶的头发留长却没有塌下来,也没有一撮撮粘在一起,看样子是手指蘸点发泥往上抓的,抓得很蓬松,略微凌乱地立起来,说不出的恰到好处。(剩余37395字)

畅销排行榜
  • 遣蛇
    长江文艺 2019年10期

    长江文艺

  • 怒放
    长江文艺 2019年11期

    长江文艺

  • 飞天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1期

    长江文艺

monitor
在线客服

工作日:
9:00-18:00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