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北直界有堕龙入村。其行重拙,入某绅家。其户仅可

容躯,塞而入。家人尽奔,登楼哗噪,铳炮轰然。龙乃出。

——蒲松龄《龙》

我讲过很多我父亲缪一二的故事,那些故事大多跟修桥有关。众所周知,他是一名高级铁路桥梁工程师。关于我们缪家祖上的故事,除了父亲,我更想讲讲祖父、曾祖父、曾曾祖父。无奈的是,关于他们的故事,到祖父那里就戛然而止了——祖父在二十四岁就离世而去。(剩余28170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  • 喜鹊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  • 蝇眼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