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母亲的旗帜

毫无征兆的,李亚龙他妈死了。老太太刚过完九十大寿,精瘦,驼背,白头发稀疏,戴顶深蓝呢绒帽子,穿藏青色对襟衬衫。不管冬夏,在李亚龙的小别墅门边,都能看到她坐把竹靠椅,两手拄根紫色龙头拐杖,眼睛滴溜溜地看进出家门的人。人们喊她:老奶奶,老太太,老阿祖;她答应着:唉,啊,唉。人们问她:想什么呢?她就缓缓闭眼,摇头。(剩余11896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  • 喜鹊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  • 蝇眼
    长江文艺 2020年07期

    长江文艺
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