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阅读的“主权”在我

我并不排斥生活的“快”和信息的“海”。存在即合理,况且“快”与“海”本就是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。与其愁眉苦脸,长吁短叹,倒不如在“快”和“海”的缝隙中,开垦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土地。

新媒体是相较于传统媒体而言的,但如果从一个全面的角度看,我以为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,应该叫“全媒体时代”。为什么是“全媒体”?因为传统媒体并没有消亡。(剩余1957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  • 内奸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  • 青冢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  • 吃相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mon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