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打印
  • 收藏
收藏成功
分享

屠岸温润亦刚强

扫除腻粉呈风骨,褪却红衣学淡妆。

“诗歌是人类灵魂的声音”,诗是“我的教父”。

屠岸老师走了,《瞳孔》的诗句音犹在耳,瞳孔里浮现出人类的爱,那么慈祥,那么甜蜜。

屠岸老师走了,神色坦然,享年94岁。

屠岸是诗人,说“诗歌是人类灵魂的声音”,说诗是“我的教父”,可他不仅仅是诗人啊!屠岸慈眉善目,乍看是文弱书生,再看是会思想的芦苇,满腹经纶的通才达人。(剩余5622字)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
畅销排行榜
  • 内奸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  • 青冢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  • 吃相
    北京文学 2020年07期

    北京文学

monitor